穿在身上的印象派浪漫

分享到:
        时尚圈的唯美情结——纪念莫奈与他的印象派艺术
       “我想用鸟儿唱歌的方式去画画。”莫奈曾经这样说过。没错,浪漫的、感性的、唯美的,就是印象派风格的最大特点。
        最初,印象派其实并不被艺术界所看好。当时,莫奈在绘制《日出·印象》这篇画作时,由于需要在清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从而不能绘制得十分精细,受到了学院派画家们的讥讽。也正是这样的曝光,才使得印象艺术流派开始被关注起来。
        在时尚风格越加明显的19 世纪中期,也正是印象派绘画的发展时期,印象派画家们以新的视野,在自己的作品中描绘那些时髦的男女着装,和各种消费场所,画面里的人物出入商店、咖啡馆、舞会、歌剧院、餐厅、集市,诸如Gustave Caillebotte 的《巴黎,雨天》、Claude Monet 的《花园中的女子》、Auguste Renoir 的《包厢》、Edgar Degas 的《女帽店》等。在静谧幽美的自然风景之外,印象派大师将当时人们的文化生活,以及最引人入胜的“着装时尚”通过绘画逐一展现。在2016 年的秀场上, 印象派的影子随处可见。先是   Prada 参考了亨利·德· 图卢兹·罗特列克这位后印象派画家中的元素——泡泡袖、高腰线。
        Roksanda 在今年的秀场上大量地运用了莫奈在1876 年的作品《Camillea L'Ombrelle Verte》中的蝴蝶结与荷叶边。Balenciaga 同样在今年的秋冬系列中运用了印象派画家爱德华·维亚尔的作品《Marie Brossant unVetement a laFenetre》中的色彩和室内场景。正是印象派画家用艺术的手法,展现了当时最典型的巴黎流行时尚和审美品味,并且清晰地将人物身上的服装描绘出来,才让我们今天得以站在时尚圈看到不一样的灵感花火。
克里诺林裙
       早在法国复辟时期,吊钟形的裙撑受到广大女性的追捧,为了使裙子看起来有膨胀的效果,需要套穿几层的衬裙才得以实现,少则五六层,多则可达到二三十层,繁琐厚重的程度可想而知。后来人们便开始将毛、丝或棉织物通过处理浆硬后做衬裙,或是用材质较硬的马尾毛,并在其中加入铁丝圈,于是克里诺林(Crinoline)应运而生。这个词最初源于拉丁语毛发(Crinis)和麻(Lin)的混合。1 850 年,英国人发明了用鲸鱼骨、细铁丝或藤条做轮骨,连接布条制作的鸟笼形衬裙,这种衬裙为裙子外形的变化提供了机会,克里诺林裙由五十年代一路膨胀到六十年代,达到了极为夸张的尺寸,下摆直径越来越大,对出行造成诸多不便。
      在印象派画作中经常可以看到这种女裙,克里诺林从五十年代的吊钟形到鸟笼形最后在六十年代演变成了金字塔形,裙形不再夸张,裙的正面较平,背面则显得翘而斜长,莫奈在1866 年为他的第一任妻子Camille Doncieux 所绘的肖像就显示了这样的特点。画中Camille穿着黑条纹的绿缎女裙,条纹的料子和塔夫绸在六十年代中期广为流行,60 年代女子在户外为了活动方便,便将外面的裙子卷在衬裙之上。
19 世纪60 年代的克里诺林(Crinoline)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与其说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的《睡莲》画的只是单纯的睡莲与池塘,不如说那是他收藏于内心的小世界。正如约翰·欧多诺(John O'Donohue)在《The InvisibleE mbr ace 》里说的那样:“我愿生如流水,被自己延展开来的惊喜裹挟前行。”所以,艺术常常是不符合现实的,印象派的现实感,来自于细节上人物衣饰及光影的捕捉,这与时装设计的特点颇为相似,诚然时装涵盖了许多功能性,但时装终归是美的,这便是它存在的意义。在印象派最为活跃的1860年~1890 年,也是跨越了新洛可可时期克里诺林裙和巴斯尔女裙不断变化的几十年。
巴斯尔女裙
       宽绰的克里诺林在六十年代末的最后几年已经不复流行,取而代之的是巴斯尔。巴斯尔时期的代表性女装有由波兰式罗布发展而来的克里诺莱特(Cri nol ett e),后半部用铁丝或鲸须做成撑架使之后突的衬裙;也有普林塞斯·多莱斯(Princess dress),上下身都很紧身,下摆窄,紧身裙上配一条别色罩裙,或缠卷在腿部,或装饰在腰部,多余部分集中于后臀部,下摆呈美人鱼一样的托裾形。到了1883 年,裙子下摆又逐渐变大,开始用后突状的克里诺林样式,之后又发展成臀垫。设计师查尔斯·弗雷德里克·沃斯(Charles Frederick Worth)曾在莫奈绘于1866~1867 年的《花园中的女人》中,坐在花园草坪上手持阳伞抚弄鲜花的女子,穿着一件白色的日装,无独有偶地也能在同时期的实物中看到其真实的样貌。绳绣(CordingEmbroidery)的装饰做法显然很流行,白色衣服与裙身上用深咖啡色的细绳盘出精致的纹样。而边上穿着白色绿条纹衣服的女士,也同样体现了当时的时髦款式,使用的面料是一种叫塔勒坦(Tarlatan) 的重浆网状薄纱, 印有细条纹的塔勒坦与流行的克里诺林裙相得益彰,因此很受欢迎。
      不到十年光景,同是印象派大师的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在1876 年的《荡秋千的女子》中,反应了曾经盛极一时的克里诺林裙已悄然退出了时尚舞台,而紧接其上的巴斯尔女裙粉墨登场,不过在1880 年左右,服饰显得扁而细长,裙子前面和后拖摆处也会装饰有层层叠叠的蝴蝶结与蕾丝花边。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作品《荡秋千的女子》
当然画家有时也会为了艺术效果而牺牲掉某些服饰上的真实感,比如雷诺阿绘于1875 年的《公园里带阳伞的女人》,在外形上就几乎看不到克里诺林(Crinolines)裙撑的影子,腰位较高,在腰间使用长长的蝴蝶结飘带。总的来说,印象派对同时期服饰的描绘提供了相当       丰富的图像资料,让我们可以对当时快速变化的服装面貌有了管中窥豹的机会。设计过一款上衣上使用了竖形的公主线分割,并降低了腰线,突出了胸部和臀部的线条,裙子被往后提,让小腹的形态更加明显的巴斯尔裙,也是《乱世佳人》里斯佳丽穿着的那种巴黎新装。巴斯尔还十分强调衣服的表面装饰效果,普利兹褶、活褶飞边、流苏等装饰细节盛行,不同颜色、质地的面料相拼接、组合、搭配也成为时尚。
  开司米披肩
       新洛可可时期的外套流行曼特莱(斗篷型外套)和披肩,一条宽大的开司米披肩大概算是当时时髦人士必备的单品,仍然广受欢迎。莫奈绘于1868 年的《戈迪拜尔夫人肖像》 ,显示了画中人物良好的出身与品味,肩上搭着一条宽大的开司米披肩,高雅又时髦,开司米披肩自从18 世纪末首次从印度西北部的克什米尔地区进口到欧洲就广受欢迎。
工业染色
       值得一提的是从1956 年起面料开始使用的工业染色(MauveineAniline Dyes),为面料提供了许多丰富的色彩,比较有代表性的如深浅不同的明亮的紫。但在印象派画家的笔下,钴蓝似乎更受欢迎。勿庸置疑这种亮调子的蓝色在那个时期很受欢迎。《蓝色佳人》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另外,雷诺阿的《城市之舞》和《乡村之舞》则提供了一个当时不同场合着装的范例,从前者正式舞会上穿着燕尾服和无袖晚装的男女对比在乡村舞会轻松活泼穿着便装翩翩起舞的调性。高级时装而服装追求的也是这种近看远看效果不同,辉煌大气的高端定制,印象派的画风符合时装设计的理念,对时装设计有很重要的借鉴作用。比如莫奈的《日出·印象》,一副灰色调的朦胧海景,看似笔法参差、纷乱,却呈现出海上雾气弥漫的景象。天空和太阳折射在水面上,物景迷蒙,好像时间在这一刻定格,这种朦胧美宛如罩了一层欧根纱。又如梵高的《星空》,扭曲的长线和支离的短线交融,异动的天空和寂静的村庄相辉映,构成一幅耐人寻味的幻觉世界。亮丽大胆的用色,为时装设计师提供了强有力的灵感。
       印象派绘画在时装设计中的应用多数来源于印花的构思与设计,再加以服装整体剪裁的构造,形成独具匠心且风格显著的时装作品。联系起印象派画家的纯净艺术氛围,对色彩的沉溺和情感,创造出富有诗意、充满幻想的印花,配上重温久远年代的造型和随心舒适的样式,一幅幅美丽的画卷映入眼帘,不管时代环境如何,时装设计师对于艺术的热爱和吹捧从未减退。
印象主义& 当代时装
        印象派艺术家善于运用各种明亮鲜艳的颜色、阴影和线条的变化, 制造画面的颤动感、立体感和距离感。而在时装设计当中,色彩是服装构成的要素,服装色彩是极富有表现力的手段。服装色彩和音乐一样, 带有明显的倾向性,可以说是出生与死亡、欢乐与痛苦的象征。用色彩来修饰服装是最基本的和必不可少的方式,无论以前还是现在,色彩在时装设计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受印象派影响最为深刻的设计师非高田贤三莫属,高田贤三擅长玩弄色彩,对于颜色的敏锐度非常精准,他设计出的像万花筒般变幻的色彩和图案令人叫绝,被称作“色彩魔术师”。高田贤三的作品充满了快乐的色彩和浪漫的想象,如同雷诺阿的画一般,因而被称作“时装界的雷诺阿”。同时,他的设计作品中还融入了绘画艺术和流行文化,呈现着主题的多样化和广泛性,譬如他曾以莫奈画作《睡莲》为灵感源泉,设计了睡莲图案的马夹和套装。
       “花”一直都是迪奥(Dior) 历史上的经典元素, 而“ 印象派美学” 是迪奥历代设计师源源不断的灵感源泉。迪奥品牌创始人Christian Dior 先生曾用“印象派印花”来描述他设计的多个系列,而包括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在内的几任设计师都曾向印象派艺术致敬,令这种美学上的联系留存至今。
       乔治· 阿玛尼(GiorgioArmani)的作品同莫奈的画作在风格上也有几分相似之处,莫奈爱好将他的花园与池塘通过光与影加以抽象表现,而阿玛尼则不顾当今潮流趋势如何更迭,坚持在时装秀场上呈现永远轻柔温润的女性化色调和质感,他就曾经设计过一款将睡莲图绽放在时装上的薄纱短裙,给人们留下了颇为文艺的念想……
印象派 FOR WOMAN
       忘记极简风格,舍弃都市的繁复,浪漫而富含印象派元素的服装剪裁,让我们可以暂时忘却城市压力,做回最美好的自己。在寒冷的冬季,还有什么能比穿的温馨更佳振奋人心?对于女性而言,无论是有着明亮印花的外套,还是带有浪漫刺绣的高跟鞋,都是打造印象派风格的最佳单品,同时也是让心情变好的“造型利器”。
 (来源:《意田》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