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文化产业新风向

分享到:
编辑:刘树群
 
       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是各行各业发展的“风向标”。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了哪些关于文化产业的要点,将如何影响文化产业的未来发展?
       2018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会上做了政府工作报告。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是各行各业发展的“风向标”。
       就文化行业来说,今年的报告尽管对此整体着墨不多,却是党和政府对文化领域高屋建瓴的概括和部署,由此,也将指导着文化领域的进一步发展。整体来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总结过去五年发展历程时透露,过去五年间,中国文化产业年均增长13%以上。而在2018年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要求和政策取向中,报告针对文化领域提出了一些重要表述:
      发展壮大新动能。做大做强新兴产业集群,实施大数据发展行动,加强新一代人工智能研发应用,在医疗、养老、教育、文化、体育等多领域推进“互联网+”。
为人民过上美好生活提供丰富精神食粮。要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思想道德建设和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繁荣文艺创作,发展新闻出版、广播影视、档案等事业。
      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建好新型智库。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深入实施文化惠民工程,培育新型文化业态。深化中外人文交流。我们要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繁荣兴盛,凝聚起实现民族复兴的磅礴精神力量。
扩大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逐步为台湾同胞在大陆学习、创业、就业、生活提供与大陆同胞同等待遇。
文化领域表述微调
突出“革命文化”“互联网内容建设”
       将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与近五年的报告进行比对,发现在文化领域的政策方向上,除了保持连贯性外,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一些细节的表述上也出现了微调,这些变化或将对文化传媒产业下一步发展施加影响:
       1、提出“继承革命文化”。在近五年政府工作报告关于文化工作的表述中,“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内容均有所体现,而“继承革命文化”则首次出现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
      这意味着,在2018年继承革命文化、植入红色基因的内容将得到更大程度的重视。对于广播影视行业来说,革命历史题材影视剧、聚焦红色资源的电视节目或将迎来一波热潮
      2、出“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针对蓬勃兴起的网络文化,近几年政府工作报告均有表述,但关注重心有所位移,例如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培育健康网络文化。”2017年报告指出“加强文化市场监管,净化网络环境。”今年突出的是互联网内容建设。
      事实上,今年的表述与十九大报告中 “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一脉相承,而这个提法更综合地涵盖了“一手抓繁荣,一手抓管理”的网络建设思路。
      3、重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创新在文化领域的应用。
      作为当下技术革新领域的前沿热点,大数据、人工智能等词汇在近几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有所体现,不过此前都是强调这些新技术资源在传统产业、制造业等经济社会领域的应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开始重视科技创新对文化的赋能。
      值得一提的是,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提交的8份书面建议中,其中一份《关于推动“科技+文化”融合创新打造数字文化中国的建议》就是提出充分发挥科技潜力,使之成为文化发展的助推器,从而促进文化产业转型升级。
      4、针对两岸文化交流合作表述更具体。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涉及两岸关系的内容中,提出了促进两岸文教领域的交流。2017年报告中提出了“持续推进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发展”,但未提及文化融合。
      可见,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两岸文化交流表述得更综合具体,提出的“逐步为台湾同胞在大陆学习、创业、就业、生活提供与大陆同胞同等待遇。”措施更加优厚。这与2月底,国台办与29个部门联合推出的惠台新政是一致的。
      5、没有出现“国际传播能力”相关表述。针对中国文化国际传播,2015、2016、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均有提及。
      2015年报告中提到“拓展中外人文交流,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2016年报告中提到“深化中外人文交流,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2017年报告提出“深化中外人文交流,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而今年的政府报告中仅有“深化中外人文交流”一句。
 中国文化从“送出去”到“卖出去” 
“伪现实主义”制约传播能力
      两会进入第六天,除了对政府工作报告的进一步讨论外,文艺界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积极就行业现状建言献策,关于中国影视内容“走出去”、现实主义创作等问题屡屡被讨论。
      围绕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全国政协委员、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台长吕焕斌提出,中国文化“走出去”可以是主动送出去,也可以双向交流,不拘一格,“美国NBA通过引进中国的篮球明星姚明,成功打开了中国市场,在中国培养了数以千万计的粉丝,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吕焕斌认为,中国文化走出去一定要进入主流市场、主流人群,而不能只满足于特定人群。要用中国故事反映中国生活,传播核心价值观,就是要针对欧美的主流人群,“走出去不仅是要送出去,还要卖出去。老外心甘情愿掏钱了,他才能心悦诚服地对待你。”
      此外,吕焕斌还提出希望借鉴经济特区模式,创建“中国文化走出去,马栏山自贸实验区”,并得到文化部、工信部、财政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海关等相关部门加强政策引导和支持。
      全国政协委员、导演赵宝刚认为,国内影视创作者对中国影视“走出去”上的认识不够,“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有一套自己的游戏规则,但是加入WTO、国际融合之后就要有一种国际上的游戏规则。我们现在还没有考虑到什么样的作品要走出去,考虑的比较少,更多沉迷于收视率、卖钱。”
      以怎样的姿态“走出去”,同样是代表们关注的话题。全国政协委员、编剧高满堂认为中国电视剧“走出去”后,更显责任重大。在他看来,现实题材不够现实,制约着中国电视剧的进一步国际传播。 
(来源:新华网)

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