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亚洲艺术新势力

分享到:
编辑/森森
  
       作为近年最具权威的亚洲当代艺术奖项之一,2017“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再次登陆了上海外滩美术馆。四位大奖入围艺术家李明、陶辉、于吉和赵仁辉的作品正在RAM展出,无论是每位艺术家的代表性作品,还是全新委托创作,观者都可以从展览中发现这些80后亚洲艺术新秀所标记的当代艺术发展的潜力与新动向。
       标签: HUGO BOSS 新锐艺术家奖 亚洲艺术新秀赵仁辉
       从今年10月末开始,上海外滩美术馆就将整个空间交给了四位80后亚洲艺术新秀的作品,他们是来自中国的于吉、陶辉、李明和来自新加坡的赵仁辉,四人都是2017第三届“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的入围者。11月23日,本届大奖得主        揭晓,艺术家李明获得今年的奖项。然而在无论专业人士还是普通观众心目中,这个评选的意义早已超越了奖项,而是在每个年度将具有无限潜力与可能性的当代艺术新生势力带到我们面前,通过展览令我们得以近距离接触艺术家的创作形态与种心状态,看到他们给艺术领域带来的青春活力和新鲜趋向。
       赵仁辉在上海外滩美术馆的作品展示空间形成了一个“博物自然馆”
       在今年的展览中,从外滩美术馆的二楼至五楼,四位艺术家的作品各自占据了一整层的空间。在策展人李棋的策划排布下,每个单元层内呈现出统一、紧凑的风格,四位艺术家各具特色的身份背景与关注主题,从他们选用的创作媒介之中可见一二。而宏观回看整场展览,每一层的体验又大相径庭。
       从下至上观展,会首先在二楼看到散布着的于吉的作品。于吉是本次四位入选艺术家中唯一的女性,她的作品却爆发着雄性荷尔蒙:粗重的铁链从高挑的天花板上垂悬而下,水泥材质的人形雕塑以不同姿态静置在展厅各处,所有作品共同构建出一个小型“施工现场”。走近《练习曲-慢板乐章IV》细看,可以发现铁链浸润过树脂和松香的痕迹,液体松香在凝结过程中形成了倒椎体,垂挂在铁链上;还有一些棱柱掉落在了地上,碎成更细小的颗粒,不同的材质对比出了坚硬与脆弱间的张力—正如导览介绍所言:“作品中使用的水泥、木材、金属、胶质等材料都各自带有明确的性格、质感和温度,它们彼此打磨、碰撞、谈判乃至对峙,从而结合并达成一致。”
       从进入美术馆第五层一直到步入里面独特的回形空间,都可以看到整个楼层共同展示的、今年的获奖艺术家李明的最新作品《心渲染间》
      不知是偶然还是艺术家刻意埋下的线索,古典元素在于吉的叙事中遥相呼应:配合作品陈列的一组装置中,透明的宽幅胶带上印有雅典万神殿,暗示着建筑的理想形态;在录像《女巫之石》里,身体单薄的艺术家拖着大石块跌撞下山的动作又似乎指向了西西弗斯神话里的隐喻。
      在二楼经历一番工业洗刷后来到三楼,展厅里弥漫着一股科幻电影场景般的冷静。三楼的主角陶辉,主要用录像进行创作。9座石碑在展厅里以矩阵整齐排列,其中镶嵌的电视屏幕播放着不同的画面。观众坐在屏幕前的黑色皮沙发里,头戴耳机静默观看。这件多屏录像作品题为《你好,尽头!》,是艺术家陶辉在日本驻留期间的创作。陶辉撰写了9个剧本,在最终呈现的电影感作品中,9个屏幕里各自展开着不同的故事线,每条故事线中的主角都在打着电话,与另一头身份不明的通话人交流着相似的议题— 结束、尽头和死亡。借此,艺术家以一种不动声色的幽默诠释独立个体在社会中的处境,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彼此互动。
      展厅二楼散布着于吉的作品,作为本届大奖四位入选艺术家中唯一的女性,她的作品却爆发着雄性荷尔蒙,继续往空间深处探寻,展厅尽头设置了单频录像《德黑兰的黄昏》,一位伊朗女孩身着白色长袍,坐在行驶于德黑兰街头的出租车里道出幽怨的独白,文本来自于已故香港艺人梅艳芳生前与歌迷的最后一次对话,后者对爱情、婚姻、自由的观念与追求在伊朗的语境里凸显出极权主义现实下穆斯林女性的困境,呈现出地理、文化、身份和种族之间的差异与共性。这件作品的最佳观看时间应该是在傍晚时分吧,自然光已经不太足,美术馆外部空间与幽暗的蓝色展厅融为一体,而场域的层次却变得更加丰富— 走近窗边,可以看到隔壁工地还没有收拾干净的建筑材料,外滩豪华酒店的建筑与标识则在不远处若隐若现。结合录像里的叙事,观者可能又会产生新的理解与感知。
     走出三楼展厅,策展人排列组合的癖好似乎延续到了四楼,也就是由赵仁辉“认领”的空间。在这里,分类、排列以一种更为学院派的形式呈现。图片、标本与文献陈列在博物馆一般的空间内,在展厅入口甚至规划出了一个小型的接待台,上面放着导览小册子,封面印着“博物自然馆”,底栏的机构名则是“批判性动物研究所”。虽然展品看起来有据可考,小册子里的介绍也有一些科学说明的特征,但是展览中的个体元素皆为艺术家的虚构—历史/传说、科学/民俗、虚构/ 事实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        在艺术处理下被戏剧化放大。这里如文献般示人的,是由艺术家独创的一部自然世界史。
     属于陶辉的展厅尽头设置了单频录像《德黑兰的黄昏》
     最后来到五楼,观众将再一次走进数字维度,整个空间共同组合成李明的作品《心渲染间》。在行进的过程中,观众将先走过一段狭长的走廊,在其中可以依次观看录像装置;接下来将来到一个相对开阔的空间,被镜子覆盖的墙体上投射出东方明珠的动态肖像;接着,观众将再次走过一段播放着视频的走廊,作品结束。除了变动着的空间,观展线路中不同的视频图像也呼应着动线里的逻辑:从封闭的隧道,到立体的建筑,到冷峻的采石场,再到开阔的江滩……城市空间里的一个个片段与背景音里的雷雨电共同塑造着记忆的变奏曲。
     《心渲染间》是李明的最新作品,在上海大厦进行拍摄,艺术家探访了已有80年历史痕迹的五星级涉外饭店,将建筑的形状、外立面材质作为灵感基础,创作了一段介于公共和私密性相对属性空间中所发生的系列故事。在一系列与之有关的行为和录像作品之外,还运用美术馆第五层独特的回形空间进行创作的延续,融合过往录像创作里涉及回形结构的场景,例如正在建设中的地铁隧道、美术馆工地、生产电子时钟的厂家等。李明的作品往往始于一个引发了他个人兴趣的图像、词语、动作或是氛围,其个人关注点从摄像机与观众意识上互动,延展到探讨空间、边界与出口等社会语境,他的作品视野以此为基础构思出无聊甚至荒诞的不同情景,对抗无聊的冲动、关于意义的不安探索直至历史和人文层面上的讽刺,最终为消磨时光的多元化尝试。
    赵仁辉在上海外滩美术馆的作品展示空间形成了一个“博物自然馆”
    看完四位艺术家的全部作品,策展人设计的动线将观者带到六楼的顶层咖啡座。在这里喘一口气休息一下也不错,大脑总算可以平静下来好好梳理短时间内接受到的巨大信息量和来自艺术作品的冲击,回味与串联作品背后的意义层面。正如上海外滩美术馆馆长、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评委主席拉瑞斯·弗洛乔( Larys Frogier)所说:“四位入围艺术家艺术丰富的多样性、创意的视角和崭新的叙事,不仅解构了既有的艺术规则,更在视觉创造与观看的过程中,全面迎对不可预见的形式、体验与意义。”
 
(来源:时代)
 

发现